欢迎访问茅山道院文化网!
点击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研究

东北的跳大神及全国各地出马仙简介

时间:2012-05-24 15:13:56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附体与灵修

 

/  万景元

 

一、             东北的跳大神及全国各地出马仙简介

 

易 学大师黄鉴就曾说,易学在东北传播比较难,因为东北有比较浓厚的大仙信仰。从易理上说东北属于艮卦,乃鬼门也,所以东北的巫鬼崇拜之风相比我国其他国家相 对要厚重一些。据说东北的大仙,分为四大家族,即胡黄长蟒,胡是狐狸,黄是黄鼠狼,长是蛇,蟒则是蟒蛇,是为四大家族。全部都是动物修成的神仙,而这些动 物仙又全部归黑山老爷和黑山太奶管辖。所谓黑山太奶者,就是黑熊仙,东北称之为黑匣子是也。东北奉黑山太爷为当地的保护神,各地皆有供奉。

据 东北的道友说,虽然同为附体,但是东北存在两个派系,其一是萨满教的附体;其二是出马仙的附体。萨满教,是满洲人的传统信仰,在办事的时候有二仙和大仙两 个人配合,首先是二神击鼓,召神问事,如果不行的话,就请大仙出场。其所用的法器,一般以手鼓为主。而出马仙则不同,民间有“南茅北马”的说法,出马仙的 体制比较完备,想出马的人必须先到会出马的师父家的仙坛拜祭,说明意象,四大家族会根据具体情况,分派兵马。然后会告诉这些兵马的姓名,想学出马的人就在 家设立仙坛供奉这些兵马,然后就可以出马办事了。据调查,萨满巫师所请神灵,多为山精水怪之类,也有请到亡灵的。而出马仙所请的神灵则多是按照总坛分派的 兵马,有比较完整的规模和传承。出马仙据说全国各地都有,而据我所知的浙江、江西、台湾等地,都是有这些的。尤其是浙江山区和台湾为多,台湾称之为灵修, 具有一定的规模。我09年在赤松黄大仙宫,曾经有一批台湾的道友来参拜金华圣迹,当时是早上八点左右,台湾道友是非常有礼貌的,他们一般都在地上跪拜而不在跪垫上,以示对常住和神明的尊敬。但是我当时就发现他们很多人都打嗝,后来才知道这些就是搞附体灵修的道友。

足见附体出马之术,流传是比较广的,其分布是以靠近大山林和海洋的多,赤松宫高功法师王乐和道长对此的解释是,山林和大海多山精水怪之类,他们凭借人类,借以修行云云。

 

二、关于出马、灵修的解释

 

关 于灵修,道经并无记载,大概因为古代祖师爷认为这些属于民间巫祝,不登大雅之堂,所以摒弃在正统道教信仰之外。但是古书中,却不乏山精水怪、精魅之类的记 载,足见这些现象在古代就有。而清朝民间道书《万法归宗》中就有凭借鸟的精魂修炼天耳通的记载,这就证明出马附体的民间信仰,他们在某些程度上说还是属于 道教的范围的。所以我们只能通过一些民间访问,知道其中一些内幕。

大 抵出马仙、跳大神的,其中有些附体的山中的精魅,为了积累功德,就附着在某人身上,这个人凭借精灵之力来办事赢取一定的钱财,而这个精魅则通过为人办事来 积累功德。所以有自命正统的道友,批评出马仙的道友,认为出马不好云云,大抵出马灵修之人,有些是为了钱财的,而失去了修仙长生的本意。因为精怪附体,其 阴气较重,久之出马仙的身体状况就会下降。在内地出马一直在民间流传,宫观之中很少这样的现象,因为这些为正统道教所不齿,若有出马的道友,多以为是笑 谈。因为出马仙在附体之后,会出现附体之鬼神的一些动作,比如我见过了一个东北的出马仙,他是男的,但是却喜欢大兰花指,说话也有点娘娘腔。其出马的时候 就自称是七仙女云云。

在 台湾则不然,台湾灵修的道友比较多,是一个比较庞大的流派,所以对待灵修出马的态度上,台湾道友显得比较温和。他们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论,这是台湾的道友林 敬杰说的。他说,灵修之人在某些情况下,会进入另外一种状态,或许是半催眠的状态,这个时候他们做事就会和平常不一样,说一些预示未来之类的话。但是他们 不认为这是附体精魅所致,而认为这是自身的灵在指导自己。台湾有些道士走罡步,根本不按照道经上的来走,而是按照自己“灵”的指引来走等等。林敬杰道友认 为这样搞的台湾的道教就比较混乱,以至于祖师爷流传的东西大家都不学习了,所以发大誓愿来到内地学习道法,参访高道,希望能够回台湾重振玄风。

我 觉得台湾道友对待灵修的解释相对来说还是有些启发性的,南信云道长就曾经跟我谈起扶乩的事情。他认为扶乩是人进入一种恍惚杳冥的状态之后的行为,所书写的 是自己潜意识里的文字,所以这些乩文的水平和扶乩之人的水平有很大的关系。我曾经见过台湾某道友扶乩写的七言诗,简直有点象当今小学生写的,但是这个乩文 的作者却署名金华黄初平。我想以祖师爷的才华,应该不至于写如此拙劣的文章,所以这个可以旁证南信云道长所说的合理性。

至于扶乩和出马所以能预示未来,并且有时候的确很准,这个就有点玄学的味道,当今科学尚无确切的解释。易学界有不少错卦错断的例子,卦起错了,但是断的却非常准,这是为什么呢?当代道学研究专家胡孚琛教 授在其《道学通论·中国术数学》中有相关解释,大致的意思是术数其实是先民认识世界和交流信息的本领,是属于非理性思维,也就有我们所说的灵感。术数活 动,不过是利用祖先遗存下来的周易象数工具对那种早已丢失的预测本领的寻求。所以占卜者能否获得前知的超前信息,术数能否应验,关键在于非理性深层潜意识 的开发和应用。

 

三、             出马灵修的历史溯源

 

附体之说,在古代就有的。《白虎通德伦·卷三·礼乐》云:“降神之乐在上何?为鬼神举也。故《书》曰:嘎击鸣球,搏琴瑟以咏,祖考来格。所以用鸣球搏拊者何?鬼神清虚,贵净贱铿锵也。故《尚书大传》曰:搏拊鼓,装以糠。”足见在三代以前,我国就有击打小鼓和玉磬以降神的做法,《书》中所谓“祖考来格”的祖考,就是已经逝去的先人。

古代祭祀有“尸”,所谓尸者,就是在祭祀先人的时候,扮演祖先的人,而这个任务一般都由死者的后裔来完成。朱熹曰:“古人于祭祀必立之尸,因祖考遗体以凝聚祖考之气,气与质合,则散者庶乎复聚,此教之至也。”

《孟子》云:“乡人长于伯兄一岁,则谁敬?曰:敬兄。酌则谁先?曰:先酌乡人。所敬在此,所长在彼,果在外,非由内也。孟子曰:敬叔父乎?敬弟乎?彼将曰,敬叔父。曰,弟为尸,则谁敬?彼将曰,敬弟。子曰,恶在其敬叔父也?彼将曰,在位故也。子亦曰,在位故也。”足见在古代,做为祖先附体的尸,是很受人尊敬的。而我们后来所谓的出马、跳大神、灵修之类,也属于附体,大抵与此类似。

季羡林先生在其散文集《忆往述怀》中就记录了一则还魂附体事件,就是季先生的母亲死后,季先生奔丧回家,老孺人惦记儿子,就附体在季羡林的婶子身上,倾诉自己对儿子的思念之情,文繁不录。“我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希望他是真的。倚闾望子,望了八年,终于‘看’到自己心爱的独子,对母亲来说不也是一种安慰吗?但这是多么渺茫,多么神奇的一种安慰呀!”季羡林先 生老成稳重,应该不至于编造这样的故事,所以其母亲附体在宁氏身上,应该是可靠的。道友在温州超度亡灵的时候,也曾遇到过类似事情,就是逝去的丈夫附体在 妻子身上,说自己在下面好苦云云。和宁氏的撞客一样,说话的声音都是亡人的声音。如果说,死者灵魂附体是真实的话,那么胡孚琛先生提出的潜意识说,就不能完全解释附体、出马的问题了。

出马、附体之说,多流传于民间,故为士大夫所不齿,但是却是原始宗教的留存。如果武断的否定这些,扣帽子,都是不符合科学精神的。如果学界能够认真的研究这个问题,对于我们理解人的精神世界和道教术数,都是有益的。

Copyright www.msdy.org 2008-2012 茅山道院文化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苏省茅山风景区 电话:0511-87829468 传真:0511-87829458 苏ICP备12029863号-1